南城小巷

_(:з」∠)_

喻黄【笑】

黄少天也不知道他最近是怎么了,明明已经过了青葱少年无端忧郁的年纪。


若是在人前,自然还是个嘻嘻哈哈的主,抓着调侃的机会刷嘴炮,走到哪里都自带光芒。蓝雨正是有他这么个活宝,才如此朝气。上蹿下跳的,和所有人都自来熟,最喜欢跳起来揽人家肩,听见“得得得,黄少你快勒死我了,快放手!”之类的挣扎话语才松了手,顺带学着叶修的语气嘲讽一两句。就连蓝雨的食堂阿姨们每次都体贴地没有往黄少天也碟子里加秋葵。这也是队长喻文州所不能做到的,权利有时也为人划了一道无形的界限。即使喻文州挺随和一人,但始终有些威严在。而黄少天,正是打破这层界限,像黏合剂一般连着蓝雨每一个人的存在。不管黄少天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他始终做得不错。


若是自己一个人时,黄少天禁不住就开始胡思乱想,他要是做些少女心满满的粉红泡泡梦还好,关键还越想越坏。当停止了长时间的笑颜,脸部的肌肉都变得酸软。黄少天便是在这时觉得自己很累的。并且这种疲惫随着时日的增加愈演愈烈。


一天,借着玩笑,他在众人面前收起笑颜,想想又怕他们担心多问,再略带浮夸地眼珠子向上瞟整一生无可恋望天状。倒是把蓝雨的队员们逗得东倒西歪一片。


“黄少啊这种情况不能乱玩会吓到人的知道吗!”宋晓捂着肚子抖得不成样子。


“黄少你要是能这样忍一天我就佩服你了!”


“妈呀简直压力山大,黄少我帮你找药去。”


黄少天也陪着他们一起笑,笑得眼泪都快要迸出来,追着一伙人满屋子跑。


回到寝室里,“咔”一声锁上了房门。黄少天倚着门,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却依然抑制不住几乎快要把他淹死的如死水般的悲哀一股脑涌上来。这正是这些日子以来,他所为之束缚东西——一个没有笑容的黄少天,会怎么样。别人会觉得好笑且不解吧,或者嘲讽说现在还想变换画风是不可能的了。


毕竟,黄少天?不就是永远正对着阳光,散发着光芒的一小伙子嘛?不就是整天嘻嘻哈哈,没心没肺,拉着别人刷嘴炮的一小伙子嘛?不就是比赛输了都没在意,还在笑着和喻文州一起鼓励队员的一小伙子嘛?不就是一拥有着无上的骄傲,似乎什么都没有太在意的一小伙子嘛?这样的一个人,你告诉我,他不想笑了?我才会觉得想笑。


没有人会一直快乐,在快乐所覆盖不到的阴暗面里,堆积着发臭的腐烂的郁闷和消极,还有一些不被接受的疯狂的念头。把它们都关在一个房间里,重重地拷上几把锁,任其蒙上时光的尘埃。好像是个不错的方法。但这并不能阻止你的心愈来愈沉重。而现在,黄少天觉得自己已快到极限了。他仍旧不想面对那一堆恶心的产物——不愿接受那是自己念想的一部分。每每这样,他都会觉得自己肮脏。因而众人面前那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黄少天,也更让自己讨厌。


我并没有那样天真无邪,我甚至是丑陋的阴暗的。我并不是没心没肺,只是那些悲伤那些不甘,我不想有更不可以有,所以我把它藏起来,你们看不见。因为我是蓝雨的剑圣啊,我是蓝雨的副队长啊。因为我知道,我的骄傲与光芒,是你们自信顽强的资本,也是你们无条件相信蓝雨的资本。更因为,我爱喻文州啊。我不能,让他独自承担那些责任与质疑。我知道他一路走来的坎坷。我不想被他的羽翼完美包裹着生活,我想与他齐肩并进,一起面对蓝雨的夏天来临前的风雨。光是这么想着,就已经觉得心里被熨贴的冒着热气的温水填满,又有了勇气呢。


“咚咚咚”,一阵敲门声霎时把黄少天拉回了现实,像是晕晕乎乎的人猛然清醒。


“少天你在吗,我想和你聊聊,啊就是队内的事。”温润清亮的声音让黄少天一愣,天知道他现在多么渴望这个人。甚至没听出后半句的解释多少带着些牵强,又和喻文州这三个字有多不符。想也没想就开了门,继而一阵慌乱,低着头让偏长的刘海遮住了脸,看不出表情,略侧了侧身子好让喻文州进来,顺手关上了门。一转身发现喻文州仍直挺挺地站在他面前。


“队长你还站着干嘛,赶紧坐着呀,又不是第一次进我房间。”黄少天抬起头来笑着说道,伸手去想把椅子拿来。喻文州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,抿了抿唇闷闷开口:“不用了。”黄少天一愣,转而一笑,“队长你在这种时候手速才会比较快呢。”弯弯的眉眼停留在喻文州仍未放开的手。


“啊对不…”喻文州有些窘迫。


“不用,又不是把我怎么样了,队长你今天怎么这么生分呢?怎么了?”黄少天抢先开了口。这样的情况,实在是很怪,但具体哪里怪,倒也说不出来。


“我还想问少天你怎么了呢。”喻文州叹了口气,清秀的双眉微皱,一向平和的目光也染上了担忧的情绪。好几天前就隐约觉得黄少天有些不对劲,只是今晚见他仍对着自己像戴上了小丑面具一般无忧的笑,便再也忍不住了。


“我?”黄少天根本来不及思考,喻文州那担忧的神色不禁也让自己的心抽紧,况且他忧虑的对象是自己。黄少天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错乱了几拍,免不得发愣。只是他自然而然地习惯性的开始伪装自己,“我哪有什么事呀?队长你想多啦,我现在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!”脱口而出的一瞬间,黄少天自己都在感叹。果然面具戴久了,就摘不下来了呢。


见喻文州仍直直地盯着他,还想再说些什么来辩解,张着嘴,却发不出一丝声音。


他被喻文州揽入了怀里。


黄少天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,无法思考。不过,好暖,队长的身体好暖。这个念头蓦然占据了他的大脑。这股热流正透过薄薄的衣物,像柔软的触手,慢慢地包裹着他的身体,直至渗入皮肤,深入骨髓。


宛如沉在一池白雾缭绕的热汤中。


黄少天觉得自己快要在这微烫的热汤里溺死,才听见喻文州的声音,很轻很细,似一根鸿毛,搔刮着他的心。


“少天,在我面前,你还是要这样吗…?”


“你的伪装真是越来越好了,连我都差点看不出了呢。”喻文州苦笑着。


“少天,虽然这有点突兀,但我还是想和你说。”喻文州下意识地将黄少天搂得更紧,仿佛他下一刻就会消失,“我爱你。”


黄少天觉得自己快要窒息,无论是这个过于热情的拥抱,还是那声告白。


“所以,少天,就算是为了我,你也要真正地开心起来啊,那些郁闷无奈的,都向我来说好了,也只能对我说。”喻文州松开黄少天,双手按着他的肩。黄少天只得抬起头来,迎上喻文州的目光。


黄少天第一次觉得喻文州有些幼稚且顽固。这个被称为心脏的沉静的扛起蓝雨重任的甚至十分狡猾的男人,怎么现在像个固执的不谙世事的大男孩一样呢。


喻文州见他久久不回答,有些慌乱,不断地唤他名字,“少天,少天?”


黄少天再也忍不住了,冲他笑了起来,弯弯的眉眼透露了他的喜悦。他伸出手抱紧了喻文州,贪恋着他的体温。


“嗯,我也爱你啊,喻文州。”


因此,如果是你像要我快乐,那我就会拼命快乐。


“不过啊文州,我觉得自己有时候会冒出些肮脏的念头呢。”


“没关系,我是心脏啊。”


那些所谓的肮脏,我无法甩掉。那就一起沉沦吧。再扬起最为骄傲的微笑,献给我的爱人——喻文州。



【无耻分割线啦啦啦啦啦

后续


“少天,你说的肮脏的念头是什么呢?”喻文州歪着头微笑,修长的手却掀开衣角,探了进去,沿着小腹的线条,缓缓向上游走。


黄少天压住他的手,狠狠瞪了喻文州一眼,轻声开口,“肮脏?你现在就很肮脏啊,喻文州。”骨子里的骄傲让他不服输,伸手摸着喻文州的腰际再不着痕迹地把他往自己怀里带。


“少天,”喻文州舔了舔下唇,模样性感至极。但他散发的气场,却隐隐让黄少天觉得危险,就像大型猫科动物对自己的猎物势在必得的自信,“你在玩火。”




普天同庆啪啪啪—











评论(5)

热度(14)